小乡镇站长的腐败样沉浸在美酒和美丽中

小乡镇站长的腐败样沉浸在美酒和美丽中

江苏省淮安市首例留置权为——。淮安市淮安区车桥镇企业服务站前主任鹿道军最近因贪污、挪用公款和受贿而受审。淮安区检察院检察长徐承业出庭支持公诉。

江苏省淮安市首例拘留案中一个小乡镇站长

张世海和徐运良

的腐败样本——淮安市车桥镇企业服务站前站长鹿道军贪污、挪用公款和受贿案,最近在淮安区法院公开审理。淮安区检察院检察长徐承业出庭支持公诉。面对被告及其辩护律师提出的许多借口,徐承业在法庭上用强有力的证据为自己辩护。最后,法院接受了检方的所有指控,并在法庭上作出了判决。

一个小站长的权力不小

一个乡镇企业服务站的小站长用他的权力来支撑他奢侈的生活,逐渐沉浸在追逐美酒和美女的“潇洒”生活中。

鹿道军自1999年起在车桥镇企业服务站工作(该镇属事业单位),2012年7月成为站长。虽然这位站长级别很低,但他的权力不小。车桥镇的企业都在他的管辖之下,尤其是企业排污的监督权,这让很多企业主感到敬畏。

也正因为如此,自从鹿道军成为网站管理员后,鹿道军周围的老板越来越多,鹿道军在三天两天后被邀请共进晚餐。每顿饭后,客人将邀请鹿道军在浴室洗澡娱乐或在KTV唱歌跳舞。然而,鹿道军从一开始就不适应这种生活方式,直到他逐渐喜欢上这种生活方式,并逐渐沉浸在酒与美的“潇洒”生活中。

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鹿道军遇到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女性客服代理吴某,并很快发展成情人关系。从那时起,鹿道军开始在吴某花很多钱。据统计,在他们交往的几年里,鹿道军为吴某花费了10多万元在服装、购房、买车、公司租赁和日常开支上。

鹿道军已经习惯了放荡、狗和马的生活,他不满足于只有一个情人,吴某。因为他们经常出没于娱乐场所,鹿道军把两位陪同小姐抱在怀里。为了让他们开心,鹿道军经常花很多钱。

除了忙于在几个女人之间穿梭,鹿道军的另一个爱好是赌博,每周至少玩三四场游戏,输得多赢得少。几年后,他总共损失了20多万元。

因为工资由妻子管理,鹿道军几乎没有零花钱。既要养活外面的女人,又要承担巨额赌债,钱从何而来?因此,鹿道军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力量。

支持一个爱人是冒险的

支持一个爱人要花很多钱。鹿道军擅自将25万元公款转入个人账户。私借15万元公款给他人进行商业活动牟取利润。向相关污水处理企业索贿受贿12.5万元。

2009年1月,车桥企业服务站注册成立车桥公司,车桥公司时任站长,为法定代表人。2012年7月,鹿道军担任企业服务站站长,同时也是车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2015年1月,车桥公司收到向国家申报的项目资金245万元。此时,春节临近,镇上的财政支出困难,所以镇领导决定从项目资金中划拨200万元。由于这是一笔专项资金,不能直接转移到财务办公室,鹿道军在与镇领导讨论后,决定先以支付项目资金的名义将资金转移到一家关系较好的建筑公司,然后以上述建筑公司付款的名义将资金转移到镇财务办公室,在镇上使用。

几天后,鹿道军安排会计师将第一笔60万元钱打给建筑公司,并很快转账

此外,鹿道军私下借给他人15万元公款用于商业活动以谋取利润。

鹿道军还连续八次收受污水处理企业的贿赂,其中七次都是自己主动收受的,共计12.25万元。

对于鹿道军的上述行为,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贿赂罪依法起诉鹿道军。在庭审中,鹿道军的辩护人认为车桥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40万元的性质不属于公款。为了有效地指控这一罪行,检察官以结案犯的形式出示了反对鹿道军犯罪名字的各种证据。控方和辩方就许多焦点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鹿道军的辩护人认为检察机关指控鹿道军贪污的25万元和15万元属于民营企业车桥公司。因此,上述40万元不属于公共资金。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辩护人在法庭上出示了车桥公司的法人营业执照和工商登记资料,证明车桥公司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独立企业,不含任何国有股。据此,辩护人认为,尽管车桥公司账本上的资金是应用于国家的资金,但一旦资金被分配给车桥公司,它属于车桥公司,而不是公共资金。因此,鹿道军案涉及的40万元应定性为挪用公款罪。

针对这一焦点,徐承业立即质问鹿道军。

问道:“车桥公司的性质是什么?谁启发了这个机构?这个机构的目的是什么?”

A:“是由个人股东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镇政府指示成立它。以便赢得资金。”

问道:“车桥公司正在争取245万元。谁将控制它争取的资金?目的是什么?”

A:“镇政府安排我们的企业服务站为之奋斗。由企业服务站主导,支持企业发展。”

在抛出一系列连锁讯问后,徐承业结合之前提出的一系列证据指出:“车桥公司是乡镇政府为了争取资金而设立的。公司成立以来,没有生产经营活动,实际上是由镇企业服务站控制的。公司获得的资金也应乡镇政府的要求向上获得,并由政府或企业服务站控制。财务部门也有资格监督这些资金。这证明车桥公司虽然形式上是私营企业,但实质上是乡镇企业服务站的下属单位。因此,公司的资金应该属于公共资金。”

随后,辩护人还指出,车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成立到犯罪发生一直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档案中没有反映鹿道军被任命为车桥公司负责人的文件,其主体身份不符合贪污挪用的构成要件。

对此,徐承业立即质问鹿道军。

问道:“犯罪前你的职位是什么?你在车桥公司担任什么职位?当你是一名公职人员时,你是如何成为一家私营公司的负责人的?”

回答:“我是镇企业服务站的站长。前任站长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具体负责人。因为公司是由企业服务站管理的,所以当我成为站长时,我自然就成了公司的负责人。”

审讯结束后,徐承业出示了镇政府几名工作人员的证词,指出公司成立时的负责人是当时的企业服务站负责人。鹿道军接任企业服务站负责人后,接任车桥公司负责人。因此,鹿道军是镇党委和政府授权的车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行使党委和政府授予和行使的公共权力。他的主体身份符合腐败和贪污的构成要件。

经过两轮辩论,辩护律师建议

经过三轮激烈的法庭辩论,法庭最终接受了检方的所有指控,并以贪污贿赂罪判处鹿道军四年监禁和30万元罚款。

检察官表现专业而出色

业余爱好者看热闹,专业人士看门口。作为一名经常与检察官“善待台湾”的律师,出席审判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淮安区委员会委员冯晓菲对检察官的表现赞不绝口。

此案作为淮安市首例拘留案,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审判当天,中国法院审判公共网络直播了整个审判过程。淮安市两级纪委100多名工作人员和淮安区100多名乡镇干部参加了审判。30多名NPC代表和CPPCC成员进行了现场审查,20多名新闻媒体记者进行了现场采访。

审判结束时,检察官徐承业表达了他的公诉意见,他深入分析了鹿道军走上腐败之路的思想根源和社会危害性。他指出,随着地位的变化和权力的扩大,鹿道军放宽了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转变。在党和国家惩治腐败犯罪的高压下,他仍然进行赤裸裸的权力和金钱交易。其中一个原因是他追求颓废堕落的生活方式,越来越深陷犯罪泥潭。

徐承业指出,缺乏监督和制约机制也是鹿道军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鹿道军的单位财务管理混乱,没有监督机制,从而使单位的公共资金“小金库”满足个人欲望。因此,无论设备的大小如何,电源必须真正锁定在系统的笼子里。

“检察官是专业的!太棒了。这可以说是教科书式的审判!”审判结束后,出席审判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淮安区委员会委员、江苏秦心律师事务所主任冯晓菲表达了由衷的感叹。

业余爱好者看热闹,而专业人士看门口。作为一名经常与检察官“台”在一起的律师,冯晓菲对检察官的表现赞不绝口。她认为,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中,徐承业客观而详细地向法庭展示了整个案件的细节,并从事实、证据和法律角度展示了被告鹿道军行为的性质以及他应该承担的法律后果,促使被告鹿道军认罪并在法庭上忏悔。

”参加今天的审判深深打动了我的心。作为被告的前同事,他对针对他的犯罪行为深感震惊,检察官关于反腐败问题的阐述和警告更令人震惊。”审判结束后,该区的乡镇干部老赵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参加审查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员认为,检察官在表达公诉意见时,深入分析了鹿道军犯罪的根源,指出了导致鹿道军犯罪的制度漏洞,并对公职人员进行了如何使用权力的警告和教育。他强调,每个党员干部都必须抵制诱惑,经得起考验,自觉接受内外监督,为党的良好公民权利和善政办案,相互教育,向社会发出良好的警示。

审判结束后,淮安检察院检察长组织全市县、区检察院检察长对审判进行集体评议。大家一致认为,公诉人在庭审中对犯罪的指控是有道理的,证据显示清晰,庭审切中要害,针对性和逻辑性强,法庭辩论清晰,论据有力,庭审能够控制和即兴发挥,庭审效果非常好。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lcxgd.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